夜色app下载网站

夜色app下载网站

  

感谢jeff1977、星之拂晓的月票和苯苯小辉的打赏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看黄色视频网站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巨大的地行龙横冲直撞,疯狂追咬着攻击它的斗士。在它背后,一队队冒着浓烟的钢铁高仑正奋力抓住锁链,死死拖住狂暴的魔兽,减缓它的攻击速度。

连滚带爬躲过利齿的撕咬,角斗士回身又是一箭!

“嘭!”钢弩应声射入龙兽胸膛,溅起大片血花。

嗷——

暴龙吃痛,卯足力气,猛然前窜!

恐怖的拉力早已超出极限,操纵高仑的地精实相的搬下拉杆,任由锁链从高仑掌心滑出。不知出于什么原因,苦苦坚持的艾尔却没有放手,被暴怒的龙兽拉离地面!

“艾尔,快松手!”同伴大惊。

轰!黑铁高仑重重砸落在地。不及反应,龙兽猛然甩尾!

结着个刺球的长尾,重重轰在胸膛!抓住锁链的机械臂当即折断,一路火星飞溅,两米高的钢铁高仑翻滚着撞向护栏。

艾尔只觉得天旋地转,跟着浑身一轻,灵魂像根羽毛轻飘飘的飞了起来。

呼哧——呼哧——呼哧——

意识一片漆黑,臌胀的耳朵只能听见自己急促的呼吸。也许过了一个世纪,仍在眼眶内乱蹦的眼球终于有了一丝光亮。

“艾尔!艾尔!”耳边响起熟悉的呼唤。漂浮的灵魂迅速回归,艾尔猛睁开眼。等看清那张写满关心的脸,艾尔心中一暖,旋即笑道:“皮克。我没事。”

“呼——”留着一头火红莫西干发型的地精长出了口气,“没事就好,快看看高仑有没有事。”

“嗯!”艾尔急忙搬动手柄,操控身下的高仑。冒着火花和浓烟的手臂已经报废,前后护甲有不同程度的损伤,除此之外。一切都还好。

在皮克的帮助下,艾尔操控高仑艰难的站了起来。踢了踢腿,一脸紧张的艾尔终于挤出了一丝笑容,“还能动。”

皮克点了点头,“交给卡巴吧,也许花不了几个子儿。”说着。两人不约而同的将目光转向场中。

魁梧的角斗士正借助满身精良的装备与地行龙游斗。好在地行龙是不善魔法的纯力量魔兽,否则即使有地精装备加成,角斗士也早被虐死了。

“情况不妙啊……”皮克叹了口气,“连赢98场的‘绿皮屠夫’难道要败了?”

艾尔明白了皮克在担心什么,“皮克,你是不是把所有钱都压在他身上了?”

皮克挤出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,“是啊!看来要血本无归了啊!”

射完最后一支箭。角斗士随即扔掉机械十字弓,反手抽出备用巨斧。“杀——”迎着龙兽的暴张的口器,角斗士狠狠劈下。

嘭!热血迸射,锋利的斧刃生生剖开龙兽的上颚。

剧痛令地龙瞬间狂暴,猛然昂头,将斗士连巨斧一同甩出。虽然有盔甲的保护,撞上护栏的角斗士仍旧当场昏死。

龙兽低头狂奔,宛如一辆重装战车碾向角斗士。

满场惊呼。还在为角斗士刚才的攻击而疯狂的观众,一颗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。

“快,快,快!”高仑操手纷纷冲向龙兽身后,试图抓住被它挣断的锁链。“我们也去!”一想到揣在怀里的赌单,皮克满心都在滴血,头脑一热,想也不想的操控起自己座下的高仑,全力向龙兽冲去。

吃饭的家伙被人砍了个豁儿,龙兽的愤怒可想而知。连抓带咬,撞散围堵过来的高仑助手,地龙直冲角斗士而去。

在龙嘴咬下的瞬间,皮克的高仑倒地一个滑铲,将角斗士踹飞。龙兽刹车不及,一头撞向护栏。剧烈的震动险将围栏上的观众撞落斗兽场,顿时引来更大的换乱。

一脚命中,皮克赶紧远远逃开,以防龙兽将怒火撒在他的身上。

“哥瓦!通知裁判团,角斗士认输!”另一个高仑操手赶了过来。

“别!”皮克急忙上前阻止。他的身家可都绑在角斗士身上呢:“卡巴,绿皮还能战斗!”

“皮克!你难道想要了绿皮的命吗?!”卡巴怒道:“别忘了,保护角斗士是我们的职责!”

“卡巴!正如你所说,我们的职责只是从旁协助,并没有权利替角斗士做决定!”皮克高声抗辩。

“他已经受伤昏死,我们……”卡巴猛然闭嘴。顺着他瞪大的眼睛,众人发现昏死的角斗士竟又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!

多亏了皮克那一脚世界波,负负得正,否则角斗士也不会那么快醒。摇了摇脑袋,角斗士举着战斧又冲了上去。

“卡巴,看吧,战斗还没有结束!”皮克开怀大笑。

龙兽知道斧子锋利,在咬下的瞬间,头颅猛然一转,用脸颊拍飞了斗士。利爪顺势抓出,咬断了长长的斧柄。

眼见森森利齿就要在角斗士的胸膛合拢,皮克顿时面如死灰。“完了!”

嘭!千钧一发,龙兽竟被一团黑影撞翻在地。

是艾尔!

两人一兽纠缠着摔落地面,暴怒的龙兽张嘴咬住高仑一只铁脚,配合着能够洞穿合金的利爪,疯狂撕扯起来。

“艾尔——”同伴大惊。

火花迸溅,碎片飞射。沉重的钢铁身躯一次次撞向地面,座舱内的艾尔更是被摔了个七荤八素。

轰!魔动中枢不堪摧残,在龙嘴旁猛然爆炸。碎片爆射,只剩半截的高仑再次重重撞向护栏。而被炸出满身鲜血的地龙也哀嚎着滚翻在地。

保护角斗士的高仑助手分成两批,一大半冲向角斗士,还有一小半奔向艾尔。

“谢天谢地,他还活着!”掰开死死挡住座舱的变形了的护甲。艾尔正坐在冒着火花的座椅上冲众人挥手。

而另一边,角斗士也在众人的簇拥下站了起来,拖着只剩半截手柄的战斧一瘸一拐的向倒地不起的地行龙走去。

无视装满不屑的龙睛,角斗士使出吃奶的劲,狠狠斩断了龙兽的喉管。

“万岁——”看台上顿时爆发出雷鸣般的欢呼。一张张兴奋的绿毛脸与其说是在为角斗士喝彩,不如说是为即将到手的金币欢呼。

和皮克一样。在场的绝大部分人都将金币压在了角斗士一方。

“会不会违规?”皮克搓着手嘿嘿傻笑。

“不会。”卡巴很有经验的摇了摇头:“艾尔是为救角斗士才撞到了地龙,而且倒地后并没有持续攻击,高仑爆炸也是因为地龙自作自受,更加上最后杀死地龙的仍旧是角斗士,所以无论从哪点来说,判绿皮屠夫获胜都没有异议。”

果然。卡巴话音刚落,高高在上的裁判团已经宣布绿皮屠夫获胜的结果。

“万岁——”皮克狂喜。

草草结束必要的收尾仪式,看台上的人群便蜂拥离去,赶往斗兽场外的地精银行兑换到手的金币。

而在到处散布着零件和碎片的角落,批斗会才刚刚开始。

不理会众人的劝阻,一个气势汹汹的地精熟练的滑下高仑,冲艾尔狠狠吐了口唾沫。“啊呸——

你个怪胎!为什么要这么做?为什么?!”

被粘稠的唾沫糊了满脸。艾尔却连擦一擦的想法都没有。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坦然接受了老大哥瓦的惩罚。

“老大,艾尔……”皮克知道艾尔那一撞是不想自己输掉裤衩,所以很想替他辩解几句。

“皮克你闭嘴!”哥瓦大声呵斥:“艾尔,虽然我们是从小到大的伙伴,可我也不想哪天被你害死!你看看,你看看!你都干了什么?嗯?你都干了什么!”

哥瓦指着满地的碎片大声咆哮:“你以为你是三流小说中那些不自量力的白痴吗?为什么要这么做?你有思考没?整天背诵的地精法则都丢到粪坑里去了吗?”

艾尔轻轻摇了摇头。

“那好,第一法则是什么?”

“『在踏出家门前。要确保自己是否安全』。”艾尔低声道。

“第二法则呢?”

“『永远不要冒险,除非是为了金币』。”

“第三法则!”

“『托举着风险和收获的天平必须时刻保持平衡,如果发生改变,也只能冲金币倾斜』。”

艾尔越说声越低,参考三大法则,他今天的作为根本错的离谱。不顾自己的安危的冒险,非但没有收获,而且还令自己损失了赖以为生的黑铁高仑。

“唉……”哥瓦老大无奈的叹了口气,盯着艾尔的双眼痛心疾首的说道:“记住,你是个地精!”

艾尔点了点头。还想说些什么,却被身后一声低沉的声音打断。

“出来吧,小家伙。”

出于安全考虑,地精习惯在高仑围成的圈内交谈。所以等几人从高仑胯下钻出,正见一个高大魁梧的绿巨人在冲自己微笑。

“您是……”哥瓦吞了口唾沫,小声的开口。

绿巨人摸着硕大的光头咧嘴一笑,“我就是你们口中的绿皮。”

“绿皮屠夫?!”五人齐齐吓到蹦起。

“呵呵……”食人魔含着从两侧嘴角伸出来的弯弯的剑齿,憨厚的笑道:“是俺。”

下意识想往后缩的哥瓦被好兄弟死死抵住,只能壮着胆子问道:“大人,您,您找我有事吗?”

食人魔重重点了点头,“嗯!告诉俺,刚才是谁撞倒了大爬虫?”

此话一出,哥瓦不由长出了口气,原来不是冲自己来的!于是熟练的冲食人魔挤出个谄媚之极的笑容,转身一把抓住艾尔的衣领,将他拽了出来。

“是他!”地精老大终于牛气了一把。

见食人魔上下打量着挂满黏液辨不出相貌的艾尔,哥瓦讨好的用油腻腻的衣袖将唾沫胡乱抹去。“大人您看,就是他冒犯了您。”

“咦?”等看清艾尔的相貌,食人魔不由惊呼出声。(未完待续。)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